我对法治中国的抽象设计——基于富勒《法律的道德性》而来的粗略脑图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我对中国法治的抽象设计——基于富勒《法律的道德》的粗略思维导图【如果被规则束缚的人知道规则制定者自己不会把自己制定的规则当成一回事并遵守规则将失去意义。同时, 如果规则制定者知道他的规则是为了约束那些缺乏遵守规则的性情或能力的人, 那么他自己将没有任何受法治约束的动力。法律制度的行动取决于立法者和守法者之间有效和负责任的互动合作努力(P253)。
        . .当一个法律控制系统遭受到一定程度的崩溃时, 每个人都会声称如果没有其他行为者的合作, 纠正自己行为的努力将变得毫无意义(P255)......亚洲、非洲和其他地方的新兴国家正在努力从部落习惯法转变为民族国家法 法律体系的痛苦且经常是危险的转变 (P270)。
       设计足以解决自己问题的制度程序的能力是文明社会的主要标志(P209)。 ] 现代法治以权利为基础, 民族国家的权威对人民实行一维的权力投射;国家拥有无限的立法权,

也承担着确保公民权利得到满足的对等义务, 否则国家的合法性就会受到损害。
       受到严重质疑;然而, 有限的资源与无限的欲望之间的矛盾, 决定了西方法治成熟的隐患, 而中国的法治也正滑入这条错误的道路。如果将国家的单向权力法规转化为作为法律在人际交往过程中形成的规范这样, 追求权利的公民就可以在社会角色的相互渗透中伴随着对他人的责任感, 形成生态有机的网络社会结构, 创造以权利和责任为基础的法治新国家。实现这一法治理念的大致路径: 1.挖掘(天地人)宇宙观和(乐理法)体功能统一的现代精神中国传统的情理; 2、从西方法学理论的渊源上, 梳理出一条基于共同体而非个人主义的宪政发展道路; 3. 构想一个以超验权威和多个权威中心为象征的协调结构框架; 4. 发现动员公民参与建立习惯和规则是与人际交往社区交流的有效方法。
        (看到“宇宙学”这个词, 我就笑自己好像在跟大神跳舞?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概念来代替它,

所以我有权使用它。另外, 这个“超权”究竟应该是什么??法律不过是人情。“清”是“超权”合适吗?看起来不合适,

但什么合适?还是要创造一个新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