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机构评级没有阴谋确有缺陷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世界上有两个超级大国, 一个是美国, 可以用高科技武器毁灭一个国家;另一个是穆迪, 它可以摧毁一个信用评级下调的国家。
       所谓主权信用评级(Sovereign Rating), 是对政府在主权国家或地区(一般以独立货币)履行债务义务能力的评价。
        .弗里德曼说, 主权信用评级的结果往往影响主权国家或地区的国际融资能力和融资成本, 甚至可能影响主权货币的汇率, 间接影响其国家或地区企业的国际融资成本。 .没有太多。一般而言, 主权政府的偿债能力取决于其财政收入和债务负担, 其财政收入与其GDP(财政收入来源)和财政收支(赤字和支出弹性)密切相关。意愿与其还款制度和文化传统密切相关;如果是外债, 其货币的汇率以及外汇储备与外债负担的匹配更为重要。 2016 年 3 月 2 日, 穆迪宣布维持中国主权评级的 Aa3 评级(相当于 AA-), 但评级展望由原来的稳定转为负面, 理由是中国金融实力预计将进一步减弱, 而中国实施国有企业和金融等领域的改革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3月31日, 标准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 理由是预期中国政府和企业的财务杠杆将恶化, 中国政府信用状况面临的经济和金融风险正在逐步上升。
       其后, 惠誉宣布维持中国的 A 级评级和展望, 该评级于 2013 年 4 月从 AA-下调, 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债务问题。诚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改革也不确定, 但穆迪和S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但是, 如果直接从评级结果的比较来看, 即通过各个主权政府评级结果的横向比较, 来检验信用评级是否合理, 似乎是一种非常简单易懂的方法。 .尽管三个评级机构在评级标准上存在差异, 但评级结果却有更多共同点。我们来看看他们认为哪些国家或地区的主权信用评级高于中国:在穆迪的评级结果中, 美国的评级最高, 而法国、韩国、新西兰、卡塔尔、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比利时、台湾、沙特阿拉伯和智利的信用等级优于中国;在 S除了沙特阿拉伯的16.3%外, 阿联酋的4.9%、美国的3.7%和法国的3.6%都远高于中国;从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来看, 2015年中国数据为43.9%, 而美国和比利时分别高达105.8%和106.3%, 法国为96.8%;在国际收支方面, 中国2.7%的顺差也明显好于沙特阿拉伯的-6.4%、新西兰的-3%、美国的-2.7%、智利的-2.0%和法国的-0.1%。可以看出, 从三大评级机构对中国财政实力和债务负担的担忧来看, 虽然未来前景存在不确定性, 但与其他国家或地区AA-、AA等国家或地区相比, 中国的信用评级为AA-。 , 给出低。总之, 三大评级机构并非故意诋毁中国, 但其评级标准和评级方法体系存在明显缺陷, 导致不少主权政府偿付能力明显弱于中国, 但信用评级却高于中国。这些差异无法匹配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成本和风险。如果考虑到中国偿还外债的传统文化习惯, 我们一定会确保世界不会失去信任。 4月14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更新报告, 下调了2016年和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只是上调了中国经济增速预期, 2016年和2017年经济增速分别为调整。分别为 6.5% 和 6.2%, 较 1 月份预测上升 0.2 个百分点, 再次表示对中国经济平稳增长充满信心。三个评级机构的评级原本就有缺陷。尽管在危机后不断得到改善, 但仍有明显的提升空间。
       他们的评级功能不容忽视, 但不能迷信。需要提醒的是, 中国的增长方式也要转变, 要正视当前经济和改革的风险和调整, 要保持改革开放的坚定不移, 避免增长放缓的数字干扰经济新常态转型速度加快, 必须坚决推进。以市场化为目标的供给侧改革, 进一步放开对供给侧特别是民营经济的制约, 解放生产力,

构建规范的经济信​​用环境, 注重通过经济金融手段减少污染和保护生态系统, 推进财政和税制改革,

推动地方财政从土地依赖转变, 避免刺激需求, 避免陷入投资依赖的陷阱, 可以逐步缓解债务负担过重的风险, 推动我国经济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稳中有进迈向中等发达国家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