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G联合陆金所发布全球数字财富调研报告:智能化重构财富管理市场 合作共赢将打破零和博弈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上海报道, 智能化将成为未来十年全球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最重要的发展方向, 并将成为全球趋势。 在全球范围内受新冠疫情影响, 非接触式服务需求急剧增加, 包括财富管理行业在内的整个金融行业的线上化、智能化进程将加速。
        3月25日, 波士顿咨询集团(BCG)与陆金所在上海发布了《2019-2020全球数字财富管理报告》。 《华夏时报》获悉, 这揭示了“智能科技在财富管理行业发展中的神奇力量”。 技术演进所带来的组织形式、行业格局和市场趋势的演进正在深刻影响着财富管理行业的全链条, 并进一步指出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的资产管理规模已达到25-50 % 的增长, 让各类机构实现 15-30% 的营收提振和 25-50% 的利润增长。 未来, 不同类型机构将尽快打破智能领域的竞争壁垒, 开放合作, 优势互补, 打破零和博弈, 实现共赢。 陆金所CEO季奎生表示。BCG董事总经理兼全球合伙人谭燕表示, 通过合作, 不同机构将能够获得更多客户(普惠下沉), 满足更多需求(深挖 潜力), 从而实现共赢。全球智能势不可挡, 可以帮助机构提高50%的利润。随着人工智能的加入, 财富管理行业的竞争将发生重大变化。传统看似饱和的市场已经改变。 从零和博弈到“增量”博弈, BCG预计以AI为代表的智能技术未来可助力整个财富管理市场的资产管理规模实现25-50%的增长, 助力各类机构实现 收入增长 15-30%, 利润增长 25-50%, 大众富裕客户群(可投资金融资产在 100 万美元以下)的价值将受到刺激, 不容小觑 想象的。 据BCG数据, 该客户群一半以上的资产仍为现金或储蓄形式, 尚未被财富管理机构挖掘, 潜在财富可观。 此外, 该客户群目前以17%的AUM贡献了27%的财富管理收入, 单位资产收入的贡献度相对较高。 以大众富裕客户为代表的普惠市场, 将是未来十年各类财富管理机构的新机遇。 智能手段将使普惠财富管理成为可能, 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 BCG在报告中指出, 对于机构和市场而言:一方面,

智能个性化顾问可以大大降低劳务服务的成本和门槛, 帮助机构实现客群下沉, 做只有高净值的金融服务。 值得客户可以享受过去。 可以让普通客户受益。 数据显示, 多家机构推出面向大众富裕客户的智能投顾服务, 将投资管理费从1%以上大幅降低至0.25-0.5%, 投资门槛降至5000美元左右甚至更低。 另一方面, 情报可以帮助组织精细化客户管理, 让客户体验更便捷、更专业、更智能、更安全、更温暖的金融服务, 有利于培养客户对机构的信任感, 让更多的资产由机构管理。 拥有自己“数字基因”、对智能服务有强烈需求的千禧一代, 逐渐进入财富管理市场。 日益成熟的技术也在客观上加速智能时代的到来。 开放、合作共赢已成为未来最重要的共识。 在平台合作越来越重要的巨大市场中, 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很难在财富管理市场上做到一刀切。 更加开放、共赢的市场共识逐渐建立起来, 这也将成为行业未来发展的最大共识。 报告指出, 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 国内数字财富管理领域出现了四种类型的机构:流量型、垂直型、传统型和综合型。 流量型机构在流量和场景上比较好, 但缺乏金融经验和综合服务。 能力。 垂直机构具有独特的数据积累和算法优势, 但缺乏系统的服务能力。 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虽然在金融业务经验、监管风险把握、端到端服务体系等方面具有较强优势, 但在组织、人才、文化机制等方面存在制约。 以陆金所为代表的综合性玩家, 不仅具有传统金融机构的端到端服务经验, 而且在组织机制上也具有类似流量型机构的优势。 各类财富管理机构都需要寻找互补的合作伙伴。 通过合作, 不同机构将能够获得更多的客户(普惠下沉),

满足更多的需求(深挖潜力), 从而实现双赢。 不仅是金融机构与科技机构之间, 平台与平台之间也将成为未来重要的合作模式。 季奎生认为, 无论是金融科技公司之间, 还是金融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之间, “加强相互壁垒和竞争, 力求端到端控制所有业务流程”的现象将逐渐减少。 发展和深化伙伴关系, 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开放银行模式”。
        人工智能让监管更加主动敏捷, 有效降低创新风险。 智能也将成为监管者的智能高效助手。 财富管理行业技术和模式创新的快速应用, 使得基于传统金融体系的金融监管往往处于被动状态。 全球范围内日益增多的监管合规法规和频繁变化的监管规则, 也对各财富管理机构的业务管理和合规能力提出了巨大挑战。 如今, RegTech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监管应用正在帮助行业在政策跟踪、内部监控、风险分析和监管报告等领域创造更加高效、准确、专业和开放的监管环境。 例如, 通过智能技术的实时扫描, 机构可以实现对监管合规变化的更敏捷控制, 更好地满足监管合规要求。 通过数字化强化规则和流程, 不仅可以消除人为错误或错误, 还可以在线留下痕迹以供将来审查。 另外, 应用合规机机器人、大数据分析模型等智能技术可以智能识别潜在的合规风险, 甚至自动执行处理计划。 在推动市场跨越式发展的同时, 新技术的蓬勃发展也给监管带来了新问题。
        数据和技术两大智能工具, 使得监管所面临的环境变化速度和监管维度值得关注。 几何级数增加。 在管理创新风险的同时, 还要为创新提供沃土。 BCG报告建议, 除了监管数据隐私、资质准入、可解释性和问责制、智能技术新型欺诈这四个“老难”问题, 监管的定位应从被动监管升级为主动领导。 及时:一方面, 监管要保持对新技术的敏捷性, 事前监管要制定规则, 引导应用规范发展, 建立沙盒机制, 鼓励新技术的应用和落地; 将规则转化为监控数据, 减少创新的监管不确定性, 探索智能监管体系。
        谭燕补充说, 智慧理财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健康有序的金融市场环境。 尽快形成和完善智慧理财领域的监管规则, 从被动监管转变为主动领导甚至赋能机构, 是整个行业降本增本的关键。 是促进数字财富管理市场健康共荣的关键。 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将实现跨越式发展, 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正在人工智能新规下全面转型, 缓解资产管理“中产焦虑”。 面对市场转型所需专业能力的缺失, 中国财富管理机构的投资理念尚不成熟, 但对专业财富管理服务的需求日益增加。
        全球市场波动和不确定性加剧, 这使得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技术和工具在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具有独特的价值。 BCG在报告中指出, 人工智能等智能技术可以推动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从缺乏人工投资顾问向智能投资顾问转变, 在加速投资者教育、为公众提供个性化服务、实现更多 稳健的风险管理。 投资于广大人民群众的跨越式发展。 此外, 中国拥有庞大且迅速崛起的中产阶级, 智能理财大大降低了服务门槛, 能够解决中国特色“4-2-2”家庭的财务焦虑,

无论是老 和年轻人, 并满足他们对财务管理的担忧。 对财富管理和中长期理财规划服务的需求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谭燕补充道, “近期, 以新冠疫情为代表的黑天鹅事件频发, 引发金融市场剧烈波动, 给专业投资者带来了巨大挑战。此时, 普通投资者作为非专业投资者, 公众需要更专业和可用的投资咨询服务。” 实现个性化投资者教育, 缓解中产阶级焦虑, 深入了解客户需求将是机构开展业务的基础。 以陆金所为例, 通过KYC和KYP系统的400多个标签, 陆金所已经能够精准匹配平台14个品类7000+产品, 平台用户4400万; 独家研发的KYI意图预测模型系统已突破1000万+神经触点已经可以动态识别和预测客户的潜在意图, 为客户提供更加个性化和精准的金融服务。 据了解, 自2016年以来, 陆金所为投资者匹配的产品超过4万亿元,

为超过150万人次、300万笔交易提供风险超配提醒和拦截, 涉及金额超过3900亿元。 . 季奎生表示, 中国智能的发展才刚刚起步, 目前市场规模仅占5%~6%。 从远未得到满足的用户理财需求中, 我们看到其中蕴含的巨大市场空间。 相信中国市场大有机会从过去缺乏人工投资顾问的时代跨越到去人工智能时代, 实现跨越式发展。